<font id="zpbvn"><output id="zpbvn"><noframes id="zpbvn">
<video id="zpbvn"><output id="zpbvn"></output></video>
<dl id="zpbvn"></dl>
<dl id="zpbvn"></dl>
<video id="zpbvn"><output id="zpbvn"></output></video><video id="zpbvn"></video>
<video id="zpbvn"><output id="zpbvn"><delect id="zpbvn"></delect></output></video><dl id="zpbvn"><output id="zpbvn"></output></dl>
<dl id="zpbvn"><output id="zpbvn"></output></dl><dl id="zpbvn"><delect id="zpbvn"><font id="zpbvn"></font></delect></dl> <dl id="zpbvn"><output id="zpbvn"></output></dl>
<video id="zpbvn"><dl id="zpbvn"></dl></video>
<dl id="zpbvn"><delect id="zpbvn"><font id="zpbvn"></font></delect></dl>
<video id="zpbvn"></video><dl id="zpbvn"></dl>
<dl id="zpbvn"><delect id="zpbvn"><font id="zpbvn"></font></delect></dl>
<video id="zpbvn"></video>
<dl id="zpbvn"><output id="zpbvn"></output></dl>
<video id="zpbvn"></video>

讀者試讀

暢銷榜

圖書分類
A.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
B.哲學,宗教
C.社會
D.政治、法律
E.軍事
F.經濟
G.文化、科學、教育、體育
H.語言、文字
I.文學
J.藝術
K.歷史、地理科學
N.自然科學總論
O.數理科學和化學
P.天文學、地球科學
Q.生物科學
R.醫藥、衛生
S.農業科學
T.工業技術
U.交通運輸
V.航空、航天
X.環境科學、安全科學
Z.綜合性圖書

首頁 > 圖書試讀 > 讀者試讀 > 瀏覽文章 讀者試讀

中國西部大開發

書號(ISBN):9787300274041

作者:吳曉波

出版社:中國人民大學

出版日期:2019-8

版次:

印次:

頁數:

裝幀:

開本:

中圖法分類:

內容摘要

《中國西部大開發發展報告(2018)/教育部哲學社會科學系列發展報告》緊緊圍繞“西部創新發展”主題,先后就西部地區產業、企業、城市、生態環境等創新發展內容和創新發展的金融支撐、科研經費支撐、人才支撐,以及西部地區產學研合作協同創新、創新的國際開放與合作情況等進行總結梳理,闡述取得的成績和存在的不足,并提出相關對策建議,以期更好地助力西部地區區域自主創新體系建設,更好地實現西部地區產業升級換代、促進...

讀者試讀

吳曉波,浙江大學社會科學學部主任、浙江大學“創新管理與持續競爭力研究”國家哲學社會科學創新基地主任、浙江大學-劍橋大學“全球化制造與創新管理聯合研究中心”中方主任、睿華創新管理研究所聯席所長。研究方向為創新管理、戰略管理、全球化制造與競爭戰略等。


一、理論回顧
區域創新體系(Regional Innovation System)的研究來源于國家創新體系理論的發展,與國家創新體系、企業自主創新體系等理論基礎密不可分,三者分別處于中觀、宏觀與微觀的視角。盡管不能簡單地認為三者只是地理范疇上的差別,但這種地理范疇差異確實存在。國家創新體系與企業創新體系的范疇較為明確,前者往往以政治意義上的國家或者經濟意義上的經濟體為單位,后者往往是以某個別企業或者以企業為主體形成的集團為單位。而中觀意義上的區域創新體系則在地理或者政治范疇上具有模糊性,但不可辯駁的是“區域創新體系是一種開放式的系統,是國家創新體系中的子系統”,然而少有明確界定其覆蓋范圍的論述,如是否一省、一市皆可構建以其自身為范圍的區域創新系統。但可以肯定的一點是,并非任何地理上的拼湊和劃割都可以稱為區域,更遑論區域創新體系。界定區域與否的要點也不在于地理范圍的大小,這在美國、日本、歐盟等國家和地區的實踐中已經表明。其要點在于:一是要有地緣劃分的歷史、文化等基礎,而非機械地切割;二是有區別于其他區域的特色,如特有的資源和特定的經濟社會發展情況等;三是有資源與要素的流動,既有內部流動,也有外部的輸入與輸出等。在明確這些基本情況的前提下,本部分將首先對國家創新體系的理論研究進行回顧。

(一)國家創新體系的理論基礎
當今世界知識經濟發展迅猛,科學技術已經成為影響各國綜合競爭力的重要因素,越來越多的國家將目標瞄準建設國家創新體系(或稱國家創新系統,National Innovation System,NIS),將提升國家核心競爭力作為重大戰略目標。盡管仍舊存在爭議,但大部分學者認同首次明確提出“國家創新體系”概念的是英國經濟學家克里斯托夫?佛里曼(Christopher Freeman),其《技術政策與經濟績效:來自日本的經驗》(Technology Policy and Economic Performance:Lessons from Japan)一書中將國家創新體系界定為:由公共部門和私人部門組成的組織網絡,其活動及相互作用意在激發、引入、改革和擴散新技術。其突出重點是它不再僅關注某一個創新產品、單一的創新主體或者創新流程中的某個環節,而是關注各創新主體間生產、擴散和應用有利于經濟發展的新知識的相互作用。后來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的報告基本承襲了這一概念界定并逐漸擴大了這一術語的影響力,如《以知識為基礎的經濟》(The Knowledge Based Economy)報告中指出國家創新體系是一個綜合體:不同的行為者(企業、實驗室、科技消費者等)之間圍繞創新進行交流互動,并在科學研究、工程實施、產品開發、生產制造和市場銷售等流程間進行反饋
國家創新體系的提出具有開創性意義,盡管在概念上還有待更深入的討論。美國學者理查德?納爾遜(Richard Nelson)在其著作中也分析了美國的國家創新體系,并著重關注了國家研發體系、大學在其中的角色及政府支持的研發項目等方面。1992年,《國家創新體系:邁向創新和交互學習理論》(National System of Innovation:Towards a Theory of Innovation and Interactive Learning)一書更加鮮明地提出了國家創新體系概念,丹麥經濟學家本特雅克?朗德沃爾(Bent Ake Lundvall)在這本書中對國家創新體系的界定強調了體系內部各要素的關系整合,“國家創新體系是一個國家內部各要素及其關系的集合,通過要素間相互作用產生、擴散和應用新的知識”。
中國科學技術發展戰略研究院提出,國家創新體系是以政府為主導,充分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決定性作用,并且由各類科技創新主體緊密互動的社會系統,主要功能是支撐自主創新能力建設,消除制約創新發展的制度壁壘,釋放創新活力,最大限度提升科技作為第一生產力的潛力。中國學者與日本學者在研究國家創新體系時,都關注到了傳統自由競爭的市場經濟和僅僅依賴企業創新往往不足以快速推動一國經濟的發展和趕超,恰恰需要從國家層面上尋求國家資源的優質配置與合理流動。在我國學者的研究中,常常將國家創新體系與自主創新戰略、建設創新型國家等的提出相聯系,并認為國家創新體系是建設創新型國家的理論基礎。
下一篇:你壞
微信

聯系電話:

13811820886

郵箱:

383733040@qq.com

250pp久久新